美擬對進口汽車加征關稅遭各方反對-佛山市依時利新科技有限公司
????美國商務部宣布,將于7月19日、20日就進口汽車關稅事宜舉行為期兩天的聽證會。美國商務部部長羅斯(右一)還表示,商務部將就汽車進口是否削弱了美國經濟以及是否損害美國的國家安全進行“徹底、公正和透明的調查”。 ?。ㄙY料圖片)

????法制網駐美國記者 陳小方

????在圍繞著“鋼鋁稅”的爭執尚未平息之際,特朗普政府最近又掀起一場新的關稅戰,擬將美國的進口汽車關稅最高上調至25%。此舉隨即在美國國內引起廣泛質疑,在國際上也引起普遍反對,甚至德國、日本等美國的盟國也對此表示“難以理解、不可接受”。

??再度拋出“國家安全”理由

根據特朗普總統的指令,美國商務部5月23日依據美國《1962年貿易擴展法》第232條款(按照這一條款,美國總統有權出于“國家安全”考慮,對進口產品采取征收關稅或設定配額等措施)對進口小客車和卡車及汽車零部件發起所謂“232調查”,以確認這類進口是否“損害國家安全”。如果“損害國家安全”的調查結果成立,特朗普政府會考慮將車輛進口關稅提高到25%。另據外媒報道,當地時間5月29日,美國政府表示將就進口整車及零部件是否對國家安全造成威脅舉行聽證會。

這是特朗普政府在過去不到3個月的時間里第二次使用所謂的“國家安全”理由來推進其貿易保護主義政策。

美國商務部在聲明中表示,這次根據美國《1962年貿易擴展法》第232條款展開的調查,將涉及進口汽車和汽車零部件是否威脅到美國汽車業的健康發展和研發自動駕駛汽車、汽車通信系統、燃料電池、電動裝置、蓄電池、制造工序等先進技術的能力。

美國商務部部長羅斯聲稱,“有證據顯示,進口產品數十年來侵蝕了我國的汽車產業”。他還認為,美國的汽車進口關稅太低,只有2.5%,“這使得大量外國汽車進入美國市場”。

美國商務部的數據顯示,美國2017年進口830萬輛汽車,總值1920億美元。其中,墨西哥產汽車240萬輛、加拿大產汽車180萬輛、日本產汽車170萬輛、韓國產汽車93萬輛、德國產汽車50萬輛。

特朗普在一次新聞發布會上也表示,“汽車和汽車零部件等核心產業對塑造我們的國家實力至關重要”。早在5月11日,在白宮會見美國汽車行業代表時,特朗普就已放言,將對部分進口汽車征收20%至25%的關稅。

????盟友及美汽車業均質疑

特朗普政府此舉在美國國內引起了強烈反響,率先站出來反對的是特朗普的政治盟友和美國汽車行業。他們紛紛表示,此舉并非出于國家安全原因,而是出于貿易保護主義考量,將損害美國經濟、破壞供應鏈,并損害美國與盟國的關系,進而引起全球貿易戰。

美國全球汽車制造商協會首席執行官約翰·波澤拉稱,特朗普此舉會破壞美國汽車行業的健康發展,也會招致全球范圍汽車制造商的反擊,這對美國汽車消費者來說是一個糟糕的消息。

代表美國汽車制造商和部分國外汽車公司利益的汽車制造商聯盟也表示,他們堅信進口汽車不足以威脅到美國國家安全,強烈希望政府能夠降低關稅、倡導自由貿易。

共和黨參議員帕特里克·圖米稱,向購買進口車的美國人征收更高的稅是一個糟糕的想法,而借用232條款這一“虛假的國家安全借口”來征稅則更糟,不僅將招致報復,也將“削弱我們在實際的貿易爭端上的信譽”。

參議院外交關系委員會主席、共和黨參議員科克認為,此舉是“危險和失穩的”,應該撤回。

???德日意墨韓均發聲反對

據報道,多個利益相關國家,特別是美國的盟國,也紛紛對特朗普政府的汽車關稅政策表示反對。

德國汽車工業聯合會主席伯恩哈德·馬特斯表示十分憂慮,希望美國不要提高汽車關稅。他說,“這對德國汽車業來說是一個噩夢!”德國媒體指出,美國是德國車僅次于中國的第二大出口市場,美國的高關稅將給德國汽車業造成上億歐元的損失。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表示,特朗普政府的汽車關稅“對貿易造成非常廣泛的限制,將造成全球汽車市場的混亂”。據日本媒體報道,美國的汽車高關稅對日本產業界的打擊,將遠大于3月份美國針對鋼鐵和鋁產品的限制措施。日本出口的汽車約有40%銷往美國,出口額約為4.6萬億日元,占汽車出口總額的近30%;而日本汽車零部件對美國的出口額也高達9000億日元。

意大利媒體也指出,美國所謂的“232調查”或對意大利汽車企業乃至全球汽車業產生負面影響。美國是意大利汽車最大的出口市場,占其外銷市場份額的18%。

墨西哥經濟部長瓜哈爾多表示,墨西哥不會因此而改變在北美自貿協定談判中的態度。墨西哥經濟學家路易斯·德拉卡列認為,美國以提高汽車關稅作為更新北美自貿協定談判的籌碼是錯誤的,暴露了美國自身的脆弱性。

韓國對美國可能“加碼”壓制韓國汽車產業也深感擔憂。5月24日,韓國產業通商資源部召集現代汽車、起亞汽車等車企代表開會,討論美國“232調查”可能給韓國汽車業帶來的影響。

貿易戰風險將成倍上升

輿論認為,盡管特朗普政府一波接一波地推動關稅戰有迎合國內中期選舉的政治需求,也或是為了提升在貿易談判中的影響力,但此舉同時也使貿易戰風險成倍上升。

2018年的美國國會中期選舉,不僅事關共和黨與民主黨誰將掌控參眾兩院,也被認為是對特朗普執政兩年的一次民意表決。特朗普一直主張保護美國的制造業,因此有意通過保護美國的汽車業,借提高美國汽車行業領域的就業機會來贏得工人們的支持。

美國商會會長多諾霍認為,特朗普對進口汽車加征關稅只是一種談判手段。他說,“這無關于國家安全……特朗普政府已經表明了其真實目的,即利用這一關稅威脅強化與墨西哥、加拿大、日本、歐盟和韓國的貿易談判”。

盡管如此,分析認為,汽車關稅標志著特朗普“在貿易領域向一切宣戰”的大幅度升級,使貿易戰風險大增。

美國制造商協會執行官蒂蒙斯警告稱,美國的貿易伙伴對于加征汽車關稅勢必會全力予以反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