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的嗅覺從來都是那么敏銳,更何況,新能源汽車產業還搭乘著政策的東風。于是,跨界戲碼也頻繁出現在重資產的汽車圈,包括互聯網企業、地產企業在內,各主體攜帶著其“創新的理念”或“充足的資金”爭相登臺,頗有與傳統車企三分天下之勢。

近日,繼萬達參股珠海銀隆、寶能收購觀致汽車、恒大入主FF之后,地產企業萬通地產(600246.SH)也涉足新能源汽車產業,擬以31.7億元現金方式收購動力電池公司星恒電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星恒電源”)78.3%股權。此前,地產公司華夏幸福、碧桂園也分別以收購合眾汽車53%股份、新建新能源汽車小鎮的方式入局。

產業正當紅,恒大、萬通地產等跨界

萬通地產在上述公告中表示,若收購交易完成,星恒電源將納入其合并財務報表范圍;萬通地產將根據新能源電池行業的特點、增加新能源電池業務,以增加新的盈利增長點。

近年來,國家對房地產行業進行了一系列改革:嚴格限購、以租代售、棚改政策等,極大影響著地產商的發展路徑,轉型升級成其必須。而在政策的引導下,新能源汽車產業成為目前國內制造業的當紅產業和投資風口,這塊大蛋糕讓處在轉型升級需求中、攜帶巨額資金和資源的地產商“興味十足”。

萬通地產31.7億進軍汽車產業鏈,入局容易破局難-佛山市依時利新科技有限公司

(恒大地產董事局主席許家印親自到美國FF總部考察)

自2009年國家開始新能源汽車推廣試點以來,我國一直推行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并根據市場發展狀況及時做出調整,不斷推動新能源汽車產業從政策型向市場型轉型。其中,據工信部于今年5月發布的《關于2017年及以前年度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補助資金初步審核情況》顯示,經其審核,2016年與2017年新能源汽車企業最終應清算補貼資金總計約189.72億元。此外,2017年4月,工信部、國家發改委、科技部聯合印發《汽車產業中長期發展規劃》提出,到2020年,國內新能源車年產銷達到200萬輛。

政策的利好促使新能源汽車產業蓬勃發展,以整車制造、核心零部件、配套設施、運營服務和前沿技術等產業鏈也在呈電氣化、智能化、共享化趨勢演進。

此外,就地產商涉足新能源汽車產業原因,也有分析人士認為,或與入局新能源汽車領域能相對容易解決地產商拿地逾難、逾貴問題密切相關。

產能過剩關口,“前車”進退兩難

資本的涌入加速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的同時,也使其出現明顯的產能過剩傾向,而該傾向在新能源汽車整車及動力電池產銷情況中表現最為明顯。

據中國汽車流通協會發布的相關數據顯示,2015-2017年6月底,國內已落地的新能源整車項目超過了200個,各類車企已公開的新能源汽車產能規劃超過2000萬輛。此外,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的數據顯示,2017年新能源汽車全年累計銷售77.7萬輛 ,同比增長53.3%;2018年全年新能源車銷量或將超過100萬輛。上述數據明顯高于2020年產銷新能源汽車200萬輛的目標。

在動力電池生產中,昔日電池巨頭深圳沃特瑪,及萬達參股的珠海銀隆近日陷入困境或可成為行業發展的“前車之鑒”。

萬通地產31.7億進軍汽車產業鏈,入局容易破局難-佛山市依時利新科技有限公司

(南京銀隆一度被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查封)

據深圳沃特瑪母公司堅瑞沃能(SZ:300116)7月27日發布的公告信息顯示,該公司目前面臨嚴峻的債務危機和經營困難,大規模債務逾期致使其及沃特瑪大量銀行賬戶被凍結、大量經營性資產被查封,生產經營受到嚴重影響,開工率嚴重不足,在手的訂單無法正常執行。此前,藍鯨記者在盤點動力電池企業發展狀況時指出,沃特瑪走向落寞的主要原因為,其過于依賴生產低成本的磷酸鐵鋰電池,未及時升級生產技術。

此外,珠海銀隆新能源IPO或終止且于近期遭遇廠區大面積停工、欠薪員工出走等;為其生產電池的河北銀隆也陷入產能過剩、“內部整頓”狀態。不過,據《證券日報》近日報道,珠海銀隆總裁賴信華稱,員工出走是管理層有意為之:現任管理層進行裁員改革,員工人數由1.8萬人減為目前的1萬人,以提高生產效率。

“砸錢”也要有的放矢,方能成就產業“鲇魚”

值得一提的是,萬通地產在公告中表示,收購星恒電源78.3%股權的交易尚需提交該公司股東大會審議及通過政府相關主管部門的反壟斷審查。隨后,7月31日,萬通地產發布公告稱,收到上交所對此交易的問詢函。其中,問詢除涉及此交易的合規性、風險及星恒電源估值40.5億元的合規性等外,還包括萬通地產本身未來是否擬轉型鋰電池行業及計劃逐漸剝離地產業務等。

萬通地產31.7億進軍汽車產業鏈,入局容易破局難-佛山市依時利新科技有限公司

(萬通地產關于收購星恒電源的公告)

據了解,成立于2003年的星恒電源,主攻錳酸鋰電池的研發、生產與銷售,這在當前以三元鋰電池為重心的市場上并不占優勢。此前,電動車百人會研究咨詢部主任張成斌在接受藍鯨汽車記者采訪時表示,“將來三元鋰電池將主導乘用車市場,未來乘用車的體量會越來越大;有成本優勢的磷酸鐵鋰電池將主要用于商用車?!薄吧逃密囀袌鲶w量小,這也是為什么動力電池企業都把重心放在三元鋰電池上,包括以前重心在磷酸鐵鋰電池的比亞迪;現在國內電動乘用車基本均采用續航里程更高的三元鋰電池?!睆埑杀蠓Q。

2020年補貼退坡后,國內電池生產企業將失去政策紅利;而隨著寧德時代在動力電池領域的發展,動力電池制造商之間的競爭更加激烈。新能源汽車產業現狀對于問詢函中“近兩年土地儲備增長停滯、房地產業務開始收縮”的萬通地產來說,或不太樂觀。

在國內動力電池企業僅剩兩年窗口期的當口,或將錳酸鋰電池作為新能源電池業務切入點以增加盈利增長點的萬通地產,能否成為其中的“鲇魚”、跨界成功仍有待觀察。(藍鯨汽車 張亞楠)